返回顶部
爱特课堂 文章
分享到

对话“怒怼腾讯管理层应届生”:不想身体精神都被把控,已入职新公司 ...

文章 2022-2-11 10:53 304人浏览 0人回复
来自: 转载 收藏 邀请
摘要

2 月 10 日,“怒怼腾讯管理层的应届生”张义飞入职了新公司。就在前一天,网络上关于他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。有消息称,怒怼腾讯管理层的应届生离职了,并且被人事部门标注了“永不录用”,不仅无法继续在腾讯工作, ...

2 月 10 日,“怒怼腾讯管理层的应届生”张义飞入职了新公司。

就在前一天,网络上关于他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。有消息称,怒怼腾讯管理层的应届生离职了,并且被人事部门标注了“永不录用”,不仅无法继续在腾讯工作,入职其他互联网大厂也大概率会被拒绝。还有消息称,腾讯法务部似乎要对他提起诉讼,理由是“损害公司形象”。

一时间,加班严重、996 工作制、互联网巨头压榨剥削员工等话题再次被拿来讨论。尽管腾讯内部人士及时进行了辟谣,但对于大众而言,互联网巨头和初出茅庐的应届生,相比较下毕竟力量悬殊。

事情真相是什么?该名应届生有没有被不公正对待?腾讯加班文化到底严不严重?这些都牵动着无数职场人的心。

在入职新公司的午饭间隙,当事人张义飞接受了凤凰网科技的专访。他讲述了离职的原因,以及腾讯企业微信的高强度加班氛围,以及离职后的动向和处境。

“入职时正好年底,企业微信需求多,见到的就是大家常常加班,通常到(夜里)11 点、12 点,严重的时候是凌晨。但这种加班,并不是为了有效率的工作,而是上级要求员工高度融入团队。”

张义飞说,当时之所以在工作群发声,一是因为腾讯内部已形成了一种高压下的加班氛围,自己入职后感觉身体大不如从前;二是自己已经提前拿到其他公司的 offer,比较有底气。

他还表示,张小龙管理下的企业微信,强调用小而精的团队打硬仗,内部常常说 600 多人要和 2000 人干仗。这样的高压氛围下,员工的精神和身体都要被把控。虽然腾讯高层跟他说,也想改善这样的加班文化,但具体落实慢且难。此外,他认为自己不是网友所说的职场英雄,因为每个人处境不同,他更想选择“不加班”的工作。

找工作并没有受到阻碍,已经入职新公司

  • 凤凰网科技:昨天,“怼腾讯的应届生被标注永不录用”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,腾讯随后作了辟谣。大家很关心事情的真相?也很关心你的处境?

张义飞:永不录用的消息,我也无法确认真假,不过我找工作并没有受到阻碍

  • 凤凰网科技:现在已经拿到新 offer 了吗?

张义飞:在“怼管理层”这件事前,我就已经拿到了 offer。这也是我为什么敢出来发声质疑加班文化的一个重要原因。今天是我入职新公司的第一天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新公司入职时顺利吗,有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影响?

张义飞:从今天的感受来说,完全没有,也没有人问到这方面。其实我之前就想好了,不会去加班文化严重的互联网大厂,选择这家公司也是因为他们按时上下班,不内卷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之前,有向其他公司投简历吗?其他公司的态度是?

张义飞:已经拿了 offer,我就没有主动投,但是有一些公司找我。有一些其他互联网大厂的同学,问我要不要内推,也有创业公司的人主动联系我。当时,有阿里成都分部的业务总监抛过橄榄枝。不过,业务层认可了不代表能通过,像阿里、字节跳动的 HR 好像是有一票否决权的,不知道他们的想法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有没有担心过这件事会给你带来的后果?

张义飞:想了各种影响,但我没什么担心的,技术人员出路比较多。事件被报道后,反而比较符合我的预期想法,如果一些互联网大厂因此忌惮、不录用我,我正好也不想去这种加班严重的地方,可以去外企或者不怎么加班的公司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当时公司有没有人找你谈话?

张义飞:发言后的当天晚上,部门上级找到我,说他们会落实一些举措减少加班或不加班,让我留下来多观察一段时间。除了上级,没有其他人找我,HR 也没有找我。事情发生后,就是企业微信负责人黄铁鸣在公司内网上进行了回应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你有没有想过留下来?

张义飞:沟通的时候我态度是很明确的,坚决的,不会留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什么时候离职的?有人卡你吗?

张义飞:没有卡我。大概是跟部门领导谈完第二天吧。我是周三提的,周五就办完手续离职了,很顺利。

企业微信打硬仗:加班常态化、员工精气神不好

  • 凤凰网科技:当时你在工作群发言,是早就打算好了?

张义飞:是做好了离职的打算。之所以会那么做,主要是压抑久了,然后之前听到了朋友加班过多去世的消息。当我看到群里有领导表扬连续 20 小时工作的同事的时候,突然就被触发了。有点生气,所以选择说出来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压抑久了,是因为加班比较严重吗?

张义飞:我刚去第一周还好,当时是适应新环境的压力。第二周就发现,工作需求挺多的。互联网企业上下班时间不固定,一般都是弹性工作制。我们是成都二组,平时 10 点多来,大概晚上 10 点下班。但是到点的时候,差不多一半人还没走,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工作。

当然,这也不是天天加。据我的了解,企业微信部门一般分淡季、旺季。淡季大家走得相对早,9 点半左右。旺季就是年底,需求多,加班就会比较多,整个部门压力比较大。我入职正好是年底了,见到的就是大家常常加班,通常到(夜里)11 点、12 点,严重的时候是凌晨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是他们主动加班,还是腾讯对加班有考核要求?

张义飞:怎么说呢,就是种互联网的工作氛围。没有要求,不知道其他部门,企业微信内部是没有把加班作为 KPI 考核要求的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你认为形成这种氛围的原因是什么?

张义飞:管理占很大一部分。我觉得,这种加班并不是为了有效率的工作,而是上级要求员工高度融入团队。这就是说,除了工作紧密合作,吃饭、娱乐都会强调大家步调一致。

举个例子,有一次开小型会议,就有领导层警示我们说:不要特立独行,搞小团体,否则他不会手软。企业微信不缺优秀的人,他可以冒着被人力说的风险开掉这些搞小团体的人。这个警示背后的原因,仅仅是有两个人没和大家一起吃饭,打游戏时没一起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生活上也要一致,整个企业微信组都这样?

张义飞:其实是有根源的。张小龙管理下的企业微信,经常会强调用小而精的团队打硬仗。现在行业头部前三名是钉钉、企业微信、飞书。内部常常说 600 多人要和 2000 人干仗,我们人是不够的,人力也在大量招人。这样看的话,竞争又激烈,整个工作环境是比较高压的,员工的精神和身体都要被把控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作为一线员工,你对这种高压工作的感受是?

张义飞:氛围比较压抑吧,强度比较大,身体表现的比较明显。入职企业微信前,也在其他家实习,并在猿辅导短暂工作三月,那时常常健身,身体、精神状态都比较好。来这里入职两个月,感到昏昏沉沉,记忆力下降很多。我们组其他同事也不是很有活力,外表看上去很疲惫,黑眼圈严重。

内部有改善举措,“我等不了它慢慢改好”

  • 凤凰网科技:企业微信负责人黄铁鸣当时说要重视和改善,后面有任何具体举措吗?

张义飞:有。公司方面是决定在年后执行,强制员工晚上 10 点下班。具体到企业微信,是强调 10 点半断网断电,保证让大家 10 点半下班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你怎么看这样的改善举措?

张义飞:能看出来,高层还是想改善加班情况的。但大家普遍的看法是,不想看到空洞地喊口号,只想看到具体行为。还有就是,很多人反感这样的举措,因为有些人完成工作后原本晚上 9 点多就可以下班了,这样执行下来倒是非得等到 10 点了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年前你就离职了,有了解到落实情况吗?

张义飞:特别具体的情况了解得不多了。不过,我没离职的时候,看到技术层的领导每天下班都会带电脑回家,有时凌晨两三点还在对需求。当时,我领导也说不让大家加班,但这种情况落实起来很慢很难,我等不了它慢慢改好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有没有向相关部门反馈加班情况?

张义飞:我自己没有,当时就回家休息了。是深圳市南山区人力资源局给我打了电话,了解一些加班情况,说他们会派人进行调查,给我反馈。

  • 凤凰网科技:很多网友支持、声援你反对职场内卷,你有什么感受?

张义飞:确实很谢谢大家。有很多网友说我是英雄,其实我的经验不能被借鉴。每个人的处境都不同,有些人家庭条件一般,他愿意加班改善生活,公司也提供这种条件是可以理解的。

不过,对于我来说,更想选择不加班的工作。就像现在入职的公司一样,他们就是强调按时下班。最后,我想说的就是,大家一定要注重身体健康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(本文当事人表明愿意实名接受采访)

本文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近期文章
推荐阅读
热门问答
星点互联 成立于2014年8月,是目前国内优秀的开源技术社区,拥有超过300万会员,形成了由开源软件库、代码分享、资讯、协作翻译、讨论区和博客等几大频道内容,为IT开发者提供了一个发现、使用、并交流开源技术的平台。
  • 官方手机版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• 商务合作